关灯
护眼
    走进有求必应屋后,汤姆就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。

  他是真的很疲惫。伏地魔全盛状态下的“切片”果然不同凡响,给汤姆带来了极大的精神压力。即使化作飞灰,一些话仍然盘踞在汤姆心头。

  汤姆相信要是给这个魂器多一点时间,一定会闹出些幺蛾子!在原本的世界线里,魂器可是当着罗恩的面给罗恩放哈利和赫敏的活春宫来着。汤姆只是庆幸,它没给自己来一套这个。

  赫敏走进套间附带的小厨房,叮叮当当的做起了下午茶。

  不一会儿,厨房里就飘出一股奶油和咖啡的混合香气。

  汤姆:?

  不一会儿,赫敏就端着一个银质托盘走了出来,上面摆了几个热气腾腾的羊角包和一杯奶盖咖啡。

  “我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手艺,看起来可真不错!”闻着空气里黄油的香味儿,汤姆扬了扬眉毛。

  赫敏的脸一下子就红了。

  “是厨房里有一个菜单,点了菜后就会有相应的食物出现在盘子里……”赫敏非常不好意思的说道。就在刚刚,她也享受了一次奴隶劳作,成为了剥削家养小精灵血汗的一员。

  “这样啊。”汤姆不是很在意食物的来源,他从托盘上拿了一个新鲜的羊角包,啃了一口,体验着酥皮混合着黄油的香气在口中爆炸的感觉。

  “至少咖啡是我冲的。”赫敏小声的嘟囔了一句,底气也不是很足。

  “谢谢!”汤姆从赫敏手中接过那杯咖啡,一口面包一口咖啡,喝的分外香甜。

  除了羊角包,托盘里还有一种巧克力夹心面包。

  这种面包的做法和羊角包差不多,只是在最后卷起来的那一步里,要在面坯上放几个巧克力条,把它们包裹进去。烤面包时烤箱的热度会让巧克力融化为液态,吃进嘴里那是满口生香。

  吃完面包和咖啡,汤姆感到一阵困意涌上心头。

  “我先休息一会儿。”说着,汤姆就卧在床上,飞快的进入了梦乡。

  ……

  梦境袭来。

  【2018年,5月6日。令人厌恶的周一。

  泉都附中,高三(十一)班教室。

  审铭猛的从桌子上抬起头来,脸上留下的汗已经在桌面上积成了一个小水洼,身上更是像被水浇过一样。

  “这里应该是地球。成功了,这一缕残魂,能回归地球,真的是太不容易了!看这情景,我应该附身到了一位学生身上”

  望着周围陌生而又熟悉的教室布置,再听着这些熟悉的语言发音,审铭觉得一切是那么的亲切。

  “幸福而又美好的校园生活啊。可惜了,异界即将来袭,这脆弱的和平,不知还能残存多久……”

  “……同学们啊,从来没有什么岁月静好,只是有人在负重前行。好了,我也不多说了,下课!”

  ‘居然一直都在拖堂啊……我还以为在上课呢。’审铭在心中默默的吐槽了一句。

  可惜,过几个月异世界和地球的壁垒出现缝隙时,拖堂也会变成一种幸福吧。‘我要让眼前的和平永久的保持下去。’审铭默默的想到。

  “资质检测,后天就要开始了,同学们一定不要错过,这有可能是你人生最重要的转折了。”

  老师这句话审铭就当耳旁风来听了,无非是自主招生或者竞赛之类的东西。

  要是自己是一个普通高中生,自然是要搞一下自主招生的。但现在还是想想自己下一步的计划吧。

  究竟是先唤醒自己送往地球的后手?还是给自己现在的肉身提升一下?

  审铭在心里暗暗盘算下一步的动作,也没心思和四周的同学闲聊。

  这些年轻人,哪能想象到自己的宏伟目标,抱歉,我们的终点都不同!

  正当审铭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噼啪直响之时,前桌的长着一脸横肉的同学,忽然转头问道:“审铭,刘凡,这资质检测你们去不去?哎!你出了这么多汗,以后还是少通宵吧,我看你这样下去迟早猝死。”

  仿佛本能一般,审铭知道这个家伙叫王建,刘凡是自己同桌,他们都是“自己”比较要好的朋友。

  自己居然还叫审铭,也是巧了。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,原来是熬夜猝死的,倒是让我捡了个便宜。心事重重,审铭一时间也没想着接话。

  审铭的同桌,刘凡,这时候则是摇头道:“我不参加这个检测。我爸有点门路,他劝我今年别去参加这个检测,你们最好也不要去。

  这是个第一次招生的新学校,真实情况很难说。条件开的很诱人,但居然要家长签免责书,也就是生死状,这实在是太邪门了。”

  王建唏嘘道:“也是,可这所大学的宣传力度很大啊,而且说了通过检测直接录取,都不用高考,还免学费,有补贴,毕业包分配。要是错过了,真怕以后后悔一辈子。”

  杨建的同桌,是个叫杜辅的男生,此时也转头加入讨论,脸色黯然道:“这种检测肯定很难的,可惜了,以后这种鲤鱼跃龙门的机会,可就跟我们无关了。”

  三人在那里又是唏嘘,又是感叹,听的审铭一脸懵逼。

  ???

  不就一个自招么?

  咋被你们说的和要去和超人气偶像相亲一样?而且什么大学入学要签生死状?我前世怎么没听说过。

  现在这个年代,自招对大部分学生来说真的是最佳的选择,运气好了直接过本一线就录取,你们咋就这么嫌弃呢?

  这几个家伙在搞什么?他们在说什么?

  又或者这个检测不是自招?

  审铭决定插话问一问,这时同桌刘凡扶了扶黑框眼镜,一脸坚毅的道:“将来也有机会!等我们上了大学,还可以考研,到时候再去也不晚!”

  而且以后社会上必然也有门路,等我们毕业了,赚了钱,到时候找找关系也能行的。那时各种情况也就清楚了。”

  刘凡话音刚落,杜辅也面色激动道:“不错!天道必留一丝生机!考研读博逆天改命!”

  “大丈夫……当带三尺剑,立不世之功!”王建面色有些狰狞,他家境不是很好,若是能借此东风,自己就有了着落!而且自己还有个弟弟,也不会让家里断了香火。

  “生不得五鼎食,死亦五鼎烹!”

  面对王建的话语,刘杜二人脸有愧色,刘建有魄力!

  大家都是学生,看到这种条件的学校谁不会心生向往,可终究还有牵绊,有顾忌。

  三人说的火热,审铭却是一头雾水。

  搞什么嘛?咋回事儿啊?我是谁,我在哪,他们在说什么?

  挠了挠头,审铭觉得他们三人没有在开玩笑、说反话,他觉得有些不对劲了。张口欲言,却被人抢了话儿去。

  审铭他们旁边,原本有一对儿男女正在窃窃私语,突然其中的那个男生一脸震惊的说道:“王建,刘凡,快看企鹅的新闻推送!

  高三学生,临近高考,带手机的人不多,所以刚刚的消息,班上知道的人不多。那个男生,叫刘子安,平时嗓门不小,刚刚也没收声。等他说完,审铭都没反应过来,附近的同学都沸腾了起来。

  而刘子安,感觉在被一大群人围观,突然有些害羞,满脸通红的说道:“是真的!货真价实,全世界都震惊了!没想到这疫病这么可怕”

  他只想说:等一下,老天爷你给错剧本了!

  ……

  审铭又水了两节课,在放学后和刘凡王建几位友人一起出了学校,然后各回各家。沿着记忆中熟悉的路线,审铭一路骑行,足足骑了一个小时才回到家中。

  审铭的家,是一座祖传的道观子孙庙,坐落在泉都市郊的金鸡岭上。沿着山道骑行了许久,审铭终于回到了处在半山腰的家中。

  夕阳余晖照过门坎,照进院内。院墙斑驳,白漆脱落。院内的地砖多有破碎,观内的屋舍也破败不堪。长在院内的两棵松树倒是非常茂盛,枝叶亭亭如华盖。

  道观虽然破败,但给人一种古意盎然的感觉。审铭走进道观,只觉得心旷神怡。

  “这道观,不简单啊。”审铭现在虽然完全没有灵力,但他的灵觉依旧敏锐,他凭直觉认为这个道观非同寻常。

  “这里的环境,更加的舒服……灵气浓度也比外界更高,数百年前,此地还真有可能是一处福地……只可惜现在已经衰落了……

  他爷爷,死的蹊跷啊……不对,他现在还不能算是死了……”

  审铭一边念叨着,一边走入道观角落里的除浊间,根据残存的记忆,他按逆时针的顺序将除浊间四个角落里的香炉顺时针旋转九十度。地上一块方砖突起,将方砖拉起,就是一处密道。

  走入密道,行走数十步,豁然开朗。密道尽头是一个十几平米的地下洞穴,一盏油灯还在缓缓的燃烧。昏暗的灯光照亮了洞内唯一的摆设,一架云床。云床上有一个枯瘦的老者正盘膝而坐。

  老者双目紧闭,满头大汗,似乎运功到了紧要关头,口中念念有词:“先天领周天,盖周天之变,化吾为王。盖……周天之变,化吾……为王!”

  “哦?地球上居然还有这种修为的修士!唉,只是可惜生在了这个末法时代……居然能神游道门秘境,只可惜灵气匮乏,元神无法脱出,终究会困死幻境。”

  视线下移,审铭看到地上有一摊新鲜的血迹,也大致明白了之前这里发生的故事。

  家中的顶梁柱,道法精深的爷爷多年前元神遨游秘境一去不返,结果孙子在照顾他时发现爷爷的大限将至,不得已尝试将爷爷从幻境中带出,却被幻境搅碎了元神。

  几乎失去了元神的肉身浑浑噩噩的按照以往的惯性行动,直到被自己附身转世。

  “造化弄人啊。”审铭感叹道。

  这时老者突然停止了自言自语,一滴血泪从眼角滑落。他的元神在支撑了数十年后还是寂灭了。

  “唉,你要是再支撑个一两年估计元神就能摆脱幻境了。可惜天不假年。不过倒是可以用你肉身,承载我的后手。”

  转世之前,审铭给自己留下了数个后手,以此使自己能走在灵气复苏的前列,能够拥有强大的实力。

  其中一处后手就是一尊真仙的不灭真灵。当年他在探索时光长河时无意中发现了这个极为特殊的真灵。真灵的前世是一尊真仙,但转世时出了岔子,迷失在时光长河之中,彻底失去了记忆。

  将这个真灵注入肉身,就可以获得一位实力增长迅速的修士,而他的记忆,自然是审铭灌输给他的。

  “只可惜转世时两界并未连接,实体的法宝无法传递到地球,不然我肯定得带上我的诛仙剑和造化金丹。”审铭一边等待老者的复苏,一边腹诽。

  真灵从老者的额头一点点融入,随着真灵的消散,老者肉身也渐渐的恢复了生机,胸膛处开始传来心脏的跳动声,血液也重新开始流淌。

  突然间,老者睁开了双眼,精光喷薄而出,在老者眼前形成了三尺金光。精光散去,留下一双炯炯有神的眸子。

  “真是苦了你了,铭儿。”为了方便,也为了了结前身因果,审铭还是设定老者为自己的爷爷,其他的记忆也大致不变。

  】

  梦结束了,荒谬的离奇。

  ……

  她走进厨房,做起了早餐。这次,赫敏没有从霍格沃茨的厨房点餐,而是自己亲自下厨做饭。

  早餐的香气唤醒了汤姆。

  “我的小恶魔,吃早饭啦!”赫敏端着盘子来到了汤姆床边,笑嘻嘻的将早餐喂进了汤姆嘴里。

  赫敏的手艺还是一般般:煎蛋油放太多,培根煎过头了,但饥肠辘辘的汤姆管不了那么多,直接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。

  “好吃!”将盘子里的食物风卷残云一般消灭一空后,汤姆给出了好评!

  “那就好。”赫敏笑眯眯的看着汤姆,“吃饱了?那我们也该去上课了!”

  ————

  继续二合一四千字~大家晚安!



亲,点击进去,给个好评呗,分数越高更新越快,据说给香书小说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