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阿姑病了。

    病情来势汹汹,转眼间已经昏迷不醒,医学仪器查不出她到底有什么毛病,各项数据都能证明她身体健康,可她看起来确实状况极差,几乎命不久矣。

    兰疏影知道她在装病。

    女人好像服软了,她愿意配合任何事,只要他们别去碰她那个送出去的宝贝儿子。

    但又怎么证明她这样不是在发求助信号呢?

    医生很愁难地把情况报给家主,本以为会被训斥,没想到家主很理解,甚至有些懊悔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说最近跟阿姑询问的事情太多了,这病来得突然,恐怕是因为泄露天机。

    兰疏影面无表情,心里吐槽,泄露个屁,她的鬼话能信?

    老太太摸着佛珠叹气。

    “怎么正好现在病了呢,我这把老骨头越来越不中用,最近酸涨难受,唉,不比当年了,也不能替她去办海神祭啊……”

    家主冷睨她:“眼前不就有个人?不用辛苦你,就让子珊全权负责,要是出了什么纰漏,哼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笑了。

    兰疏影站出来表示一定认真对待,同时,她更理解五小姐的心情了:

    在这种鬼地方收获一份不明不白的优待,就算换成是她也会忍不住怀疑——老太太对她好,真不是把她放在祭品候选名单上的第一位?

    虎毒不食子,这些自诩受过精英教育的文明人,还不如畜生呢,他们专坑跟自己同姓的人。

    烦了。

    真想这群人渣快点抱团毁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阿姑被送进专门的医院,兰疏影带果篮去探望过,发现柊在走廊里擦拭他的刀。

    所以说,阿姑住在海神庙和住在这里都一样,还是被软禁。

    她放下水果就走。

    柊瞥了她背影一眼,没叫她,却信任地从篮子里抓了个苹果吃。

    阿姑一病,海神庙彻底没了领头羊,兰疏影找借口处置了几个强硬派,剩下的就好拿捏了,再请负责人吃饭,不管他们吃不吃这套,她先把谦逊有礼的晚辈姿态摆出来。

    她办事有分寸,有些油水可以让,关键的地方她绝不松口。

    最后双方各退一步。

    兰疏影拿出去年的方案,要在这个基础上添改,两边不停地扯皮,总算扯出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结果,各项事宜有条不紊地推进。

    独自操办海神祭,难吗?

    难。

    主要的难度在于装。

    她要把能力装成运气。

    出了五分力要假装自己费尽心思只能做到三分,要是吃了五分苦,那必须假装受了十分罪。

    总之不能让人看出她的轻松,而应该显得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为了迷惑外人,院里最近不少人被挑过错,挨训受罚的奴仆不在少数,连最信任的阿吴都被当众骂哭了,还关了一天。

    这里怎么卖惨,外面可不会同情,她们更喜欢在对手伤口上撒盐。

    尤其在大少爷首次不给面子之后,姐妹们仿佛收到了信号,各种手段齐上,必让她尝到苦头。

    这群姑娘在疯魔乱舞,衬托得六小姐成了一股清流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由阿江在中间搭桥,六小姐接了兰疏影的单子,等到大少爷一问,她就乖乖把订单内容透出去了。

    还以为大少爷会责怪她,没想到那边轻飘飘回了句:她要了什么,给我也准备一份。

    六小姐窃喜,这相当于一货两吃,当然要尽心尽力。她还盼着五小姐临走前兑现承诺,把身家财富给她呢。

    她最了解死对头,当然看出对面段位上去了,那又怎样,她不会当好人去提醒别人,最好都碰个满头包,让她自己捡便宜。

    抱着这种心理的人当然不止她一个。

    大家都想捡便宜的诡异氛围里,又有不知来源的力量在浑水里搅和,渐渐的,集体针对五小姐的塑料姐妹团建活动,变成了不分敌我的乱战。

    正当大家撕得昏天黑地,忽然传来晴天霹雳:海神祭的筹备工作,居然宣告完成了,比最初公布的日程表提前了大半个月!

    塑料姐妹团纷纷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反思这段时间的行为,她们忽然意识到,好像都被利用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精彩,精彩,我问你啊,你以前是不是在藏拙?”

    六小姐心情复杂。

    希望听到是,又不希望是。

    前者证明她是看不穿死对头本质的庸才。

    后者说明她是追不上人家的蠢材。

    兰疏影似笑非笑:“你确定要知道?”

    六小姐就知道答案了,长叹一口气:“不了,不了……来,这就是你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少女黑眼珠一转,狡黠道:“喂,我可以少收点儿,但你要教我怎么把她们耍成一窝斗鸡!草,她们最近闹得太好笑了!”

    兰疏影不置可否,确定货没问题,当晚,她做了份书单让人送到对面。

    六小姐本来兴奋得很,结果翻开一看,全是宅斗,笑容顿时麻在脸上——“郭!子!珊!”

    阿江憨厚地笑着:“六小姐觉得能帮上忙吗?”

    “不!能!”

    要是郭子珊站在她面前,六小姐发誓一定要把纸砸到那张脸上:就这?!你在糊弄谁?呸!

    阿江挠挠头,六小姐不满意,这个结果他来之前就料到了,他又不能不来。

    回头看向自家,高楼上的某个房间还亮着灯,六小姐快把那个窗户瞪穿了。

    “那,承惠10元打印费。”

    阿江的憨笑总是显得与世无争,还透着仿佛洞悉一切的大智若愚,总之很适合火上浇油,浇完还不至于引火烧身。

    六小姐气呼呼,把书单攥成皱巴巴一团,示意身边的人:“拿给他!”

    兰疏影举着望远镜看了个全程,扑哧笑出声,觉得六小姐炸毛的样子跟那些宠物猫还挺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很快,海神祭轰轰烈烈地开幕了。

    上面重视的环节是祭祀,民间最受瞩目的是灯会。

    今年灯会缺了阿姑的身影,不能求签难免让人失落,好在五小姐的安排让人眼前一亮,能看出旧模式的影子,而且又新颖又阔气,一切看上去比往年更精彩。

    这一天,阴谋阳谋都被盖在喜庆气氛底下,平常见不到的大人物也会跟普通人一样戴上面具,在长街上穿行。

    不到傍晚,兰疏影就被约了出来,她戴一张白底红纹的狐狸面具,六小姐不出意外选了猫咪款,憨态可掬的招财猫,很合她爱财的属性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带未婚夫?”少女特意换了崭新的白蕾丝裙,不怀好意地笑着问。

    小丫头,还在记仇呢,兰疏影道:“你也没带那群宝贝疙瘩。”

    六小姐撇嘴:“宠物跟人怎么一样?我养的猫啊,就算不喜欢了也让人好吃好喝地养着,不像你,用完就扔。”

    听这意思,她看出了戴蒙身份的微妙。

    兰疏影前阵子有事,也是出于挖坑的目的,她故意对客院不搭不理,有心人就攻击她“不近人情”,说他们所谓婚约是一场蒙骗世人的骗局。

    她很想说:人情,该对人讲。

    披着人皮却不当人的东西,跟他讲什么情分。再说,就算她最近没找过戴蒙,对方的生活不是一样丰富多彩吗?

    兰疏影笑意浅淡。

    “对,他是个大活人,腿在他身上,他想出来玩,谁拦着他了?”

    她指指玉兔灯架底下的高大身影,遍地灯火镀得一头金发煜煜生辉,十分好认。

    “不就在那吗?”

    戴蒙的面具是一只深蓝青蛙,画工滑稽,可他这皮囊有身高腿长的优势,已经找来一圈小姑娘。

    众星捧月,他没注意到阴暗处的姐妹俩。

    六小姐对他兴趣有限,还是被死对头带过去的,现在的戴蒙在她眼里实在不算什么,只看一眼就扯着兰疏影去别的摊子。

    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俩关系有多好。

    兰疏影微微一哂,收回手,还是跟她同行。

    冷不丁看见街市上有熟悉的人——戴着虎面具的高挑身影,脖子上还骑着一只小花猫。

    小猫抓着红豆糕咯咯直乐,黑葡萄似的的眼睛嵌在花狸猫面具的眼洞里,她对任何东西都感兴趣,看得目不暇接。

    六小姐也认出了他们:“他把小霓也带出来了,之前不说病了么……”

    兰疏影选出一根糖人付了钱,咬下去,洋溢着芝麻味的香甜,淡淡道:“尘埃落定,病就好了,这么热闹的日子不让孩子出来玩,多可惜。”

    小时候她被留在紫藤庄园,错过了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后来才知道,那是隐雾岛的最后一次灯会。

    六小姐又拉她讨论那对兄妹的事,说郭家难得有这么纯粹的兄妹情。

    听她嘀咕的时候,兰疏影已经吃完糖人,又去光顾其他小吃摊。

    因为要早点出门验收今晚的成果,院子里没准备她的晚饭,几个小时后就有大行动,她必须填饱肚子,保证充足的体力。

    六小姐拍她:“喂,你怎么就知道吃,应我一声啊!说说看法呀!”

    兰疏影含糊道:“我没看法,他们这样挺好。”

    只要不妨碍她,都好。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只是兄妹情?说句实话不怕你笑,我过去还以为他是不是对小霓有什么……奇怪的想法。”六小姐缩缩脖子,“观察了好久,原来是我想太多。”

    兰疏影用“你疯了吧”的眼神盯她几秒,眨眨眼说:“不止兄妹,还是藏品和收藏家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就像你有一件无瑕的珍宝,把她带在身边展示给世人。因为她符合你预期,所以配得上你提供的待遇,而且你希望大家都认可你有实力持有她。”

    这次,轮到六小姐回给她“你绝对是疯了”的眼神。

    兰疏影笑了一声,嚼着糖渣子,对摊主说:“老板,这个这个,这个,还有这个,一样给我包三份。”

    草,她是猪吗?外面人这么多,风里还有沙子,这里卖的东西有什么好吃的?被人认出来简直丢死人了!六小姐内心抓狂,压低嗓音:“……喂,你还能更没风度一点吗?”

    兰疏影想了想,“老板,我要了这么多,不如送瓶饮料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六小姐默默转过头,假装只是路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