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看着李伟面色如此,李文全也同样愤愤不平。

“他张四维算是个什么东西?不要以为做了内阁首辅就能够蔑视我们皇亲国戚!”

李伟见自己家的下人还在忙碌,心中隐隐作痛。

这次可又是花了大笔的银子啊!

心在滴血的李伟直接站起来叫喊道:“停停停,全都给我停!”

这声音倒是把还在忙碌的下人们给吓了一跳。

李伟痛心疾首的说道:“赶紧叫厨房把那些饭菜收起来!”

这让一旁的李文全不禁瞠目结舌,他还想指望这一顿改善改善生活呢。

李伟本来就抠抠搜搜的,之后又被罚了这么多银子。

所以李伟在家里更是节衣缩食,这让本不富裕的李文全感觉雪上加霜。

李文全试探性的说道:“父亲,这菜做都做了,不如咱们家今晚就……”

听了这话,李伟火从心起,“你这个没有良心的东西,败家子!”

“我们府里如今什么情况你还没有点数吗?非要把这个家败光你才会安心吗?吃吃吃就知道吃!”

李伟越想越气,对着自己的大儿子就甩了两个耳光。

李文全被打懵了,自己就想吃顿好的,怎么饭没吃上还被挨了两个耳光?

“父亲……”

李文全话还没说完,就又被李伟打断了话,“你还有什么好说的?难道你还有什么办法能够让我们家恢复爵位吗?”

“这京城里的哪家不都在看咱们的笑话吗?”

但李文全说道:“父亲,其实现在皇长子诞生就是一个最好的机会。”

李伟来了几分兴致,“说说看。”

李文全沉吟一会儿,“再过几日等天子回京一定会召见我们入宫庆贺的,到时候我们准备一份厚礼……”

听了这话,李伟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一下来,“皇长子诞生,得是天子赏赐我们,怎么还让我们给他送礼呢?”

李文全道:“父亲,您的眼光还是要放长远些,如果拿区区钱财来换我们恢复爵位,这可是划得来啊。”

“你想想要是我李家恢复爵位,那这京城的勋臣们岂不是都会高看咱们一眼,这满朝文武也会觉得我李家重新获得了圣眷!”

听到自己长子说的这么一番话,李伟竟然觉得很有道理。

这个爵位多值钱啊!

“嗯,要是这么说还是有点道理的。”

见自己父亲有些意动,李文全大喜,“那父亲那今日的晚宴是不是……”

李伟冷哼一声,“痴心妄想!”

……

大明西南的安南,此时并不平静。

安南,称交州、交趾,自汉唐以来一直都是中原王朝的属地。

五代时期的后晋,交趾唐林州人吴权自立为王,这是安南独立的开始。

洪武年间,安南上表成为明朝的藩属国,被明太祖朱元璋列为不征之国,而安南也在进行朝贡。

明朝永乐年间,安南陈朝发生陈氏与胡氏的内讧,胡季犛篡位建立胡朝。

明成祖支持陈天平,攻打胡氏父子。永乐四年,朱棣派遣张辅领兵首次出征安南,而明军出兵仅仅一年,就大获全胜,消灭了胡氏政权。

胡朝被灭亡之后,明成祖朱棣下诏,在安南设置交趾都指挥使司、交趾等处承宣布政使司、交趾等处提刑按察使司等官署,以及设十五府、三十六州、一百八十多个县,以及五个直隶布政司的州,分辖二十九县,在要地则设十一卫、三所,一市舶司将其直接纳入中央的管辖。

之后安南屡次起义,反抗明朝统治。

宣德年间,明宣宗决定在安南撤兵,黎利建立后黎朝。

不久,后黎朝权臣安兴王莫登庸胁迫黎恭皇禅让,改元明德,继续以升龙为都城,建立莫氏王朝。

后来的莫登庸让位给太子莫登瀛。

翌年正月,莫登瀛正式于升龙即位,是为莫太宗,改元大正,而莫登庸自称太上皇。

阮淦寻获到了黎昭宗的幼子黎维宁,并拥立他为安南之帝,是为黎庄宗,在南方的清化与北方的莫朝对抗,至此安南陷入大乱。

自诩正统的黎庄宗遣使入明,控诉莫氏篡位夺权,请求明朝发兵讨伐莫氏。

而当时的嘉靖皇帝任命大将军仇鸾为都督,毛伯温参赞军务,屯兵镇南关,准备入越攻莫。

大兵压境之下,莫登庸不得不遣使至镇南关请降,将安南土地册及户籍献于大明。莫登庸与大臣数十人自缚跪拜,入镇南关向明朝官员纳地请降,明朝将安南国降为安南都统使司从属国降为属地,命莫氏为安南都统使秩从二品,世袭,三年一朝贡。

在名义上安南,再次被纳入大明的版图。

时间到了万历年间,安南南部地区的中兴黎朝又有了崛起之势。

安南。

曾经被莫登庸打败的黎氏家族后裔皆聚集在此。

在一个带着王冠的年轻人旁边,坐着一个笑眯眯的中年人,“大王,我们自从被莫登庸的大军打败之后,一直再次悄无声息的发展。”

“现如今我们也已经有了一定的规模,我觉得现在正是我们该重新夺回我安南统治权的时候了。”

带着王冠的黎和风点了点头,缓缓开口道:“郑王所言极是,郑王殚精竭虑,潜心发展了这么多年,就是为了等到这一刻。”

“现如今我们的实力已经可以和他们扳一扳手腕了,我们不应该再屈居于此地。”

“我们乃是黎氏皇族,又怎么可能甘心在这种地方。”

“整个安南都是我们黎氏皇族与郑王的,他们算什么东西,不过是土鸡瓦狗罢了。”

“当年我们之所以败给莫登庸这个奸贼,只不过我们没有做过多的准备罢了。”

“虽说莫朝此人很强,手下士兵的战斗力也十分强悍,可是我们的人不弱于他们。”

“只要我们愿意出击,定会夺回属于我们的天下。”

听到黎和风的话后,大堂之上的黎氏皇族渐渐激动了起来。

没想到这么多年的卧薪尝胆,终于有机会重新夺回属于自己的天下了。

几个宗室高声道:“大王说的没错,现在正是我们黎氏皇族出山的时候。”

黎和风看向一旁的郑检开口询问道:“郑王觉得,我们该从什么地方入手?”

这个被称为郑王的郑检,就是拥立后黎朝宗室黎宁为皇帝,复辟后黎朝的阮淦的女婿。

这中兴黎氏的大权,其实都在郑检手上,而阮淦的儿子阮潢出镇顺化,成为世袭的广南阮主,并不在此处。

郑检沉吟片刻,随即开口道:“本王觉得,倒是可以从东都升龙城入手。”

“我们一直都在东都升龙城的附近安插探子,对于升龙城的守卫了解的也比较多。”

“现如今升龙城的守卫也不是很严密,莫氏这群人也肯定不会想到我们会来进攻升龙城。”

“突然袭击之下,拿下升龙城倒也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。”

听着郑检的话,黎和风的眸子骤然亮了起来。

他不是不渴望权力,但是他此刻更希望安南能够统一,然后他才找机会除掉这个郑王。

“届时我们只需要派遣一小支军队偷偷潜入升龙城之中,到了深夜,里应外合之下,相信很快便能拿下升龙城了。”

“拿下了升龙城,我们在安南也算是有了一个强有力的都城。”

“到了那个时候,就算是他们想再拿回升龙城,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了。”

“升龙城墙体高大,若是在我们严肃的守卫之下,他们并不会那么容易的攻破。而且我们以升龙城为据点,进可攻,退可守。”

此时,宗室黎夏区站出来说道:“郑王此计当真是高明!大王,不如就让我来领军潜入升龙城吧,假装成商队入升龙城应该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。”

郑检点了点头,“正有此意,这件事情交给别人,我还有些不放心。”

“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做,今夜子时的时候,你就可以带着这一小只军队打开城门了。”

“是,请郑王与大王放心。”黎夏区一脸严肃的说道。

黎夏区就是郑检在黎氏宗室里的心腹。

郑检站起来,走过去拍了拍黎和风的肩膀,“去吧。”

黎和风则是认真的点了点头,随即便走出了大堂。

升龙城下。

一支商队很容易的便走进了升龙城。

来者正是黎和风。

待走进城中,黎和风带着士兵朝着事先准备的房间之中走去。

……

子时。

黎夏区一身黑袍,看着身侧的将士们,一脸严肃的说道:“此件事情关乎我们黎氏皇朝的命运,能不能成功,可就看我们的了。”

“只要我们这次成功了,那你们都是大功臣,本将会向郑王为你们求赏赐的。”

身侧的黑影们则是低声道:“多谢将军。”

黎夏区点了点头便带着这些人消失在了黑夜之中。

升龙城前。

小队士兵十分散漫的在巡逻。

其中一人笑着说道:“要我说,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别的人。”

“不如我们偷偷睡一觉,到了早上的时候我们再起来。”

“好像也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,又有谁敢对我们东都升龙城下手呢?”

众人闻言,脸上皆是露出了会心的笑容。

“说的不错,我们升龙城墙体高大,一般人根本无法攻打成功。”

“这个时间又怎么可能会有人,休息一下也无妨。”

“只要我们大家都不说,又有谁能够知道呢?”

说着众人便找了一个隐蔽的角落,偷偷休息了起来。